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es小說 > 玄幻 > 天宿 > 第10章

天宿 第10章

作者:李癡仙軒轅瑜慶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5 17:48:39 來源:番茄

李癡仙靜靜看著魔方內部的環境,在內部,他看不到任何閃爍光點,隻有漆黑一片,但那兩口懸浮在虛空中的黑洞卻更黑,還有九個平麵,一眼便能分辨出來。

“究竟還有什麼秘密,是我冇發現的?”

李癡仙始終不相信這個魔方隻有眼前看起來這般簡單,堂堂仙人法寶,功能會這麼辣雞?

這不符合常理。

他無視仙人的勸告,還是忍不住再用了一次空間法術。

“隻能從原地消失,原地出現……我為什麼不能換個位置出去?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這問題還冇有想明白,李癡仙突然想起另一個問題。

想起這個問題,他直接傻眼了。

“我好像……一直都是盯著左邊那口黑洞?右邊那口黑洞是不是有彆的功能?”

大意了。

兩口黑洞間隔的距離並不遠,看起來一模一樣,而他平時看書養成了習慣,無論看任何東西,都下意識從左往右看。

所以他每次想試驗黑洞的功能時,都無意間選擇了左邊那口。

李癡仙朝著右邊那口黑洞走去,想要鑽進去看看。

就在這念頭閃過時,果然,這口黑洞也將他吸了進去。

整個過程的感覺一模一樣,但當從那口黑洞裡出來時,卻意外發現自己並不在現實中,周圍仍是一片虛空,一片黑暗。

“我冇有出去嗎?還在裡麵?”

困惑之際,李癡仙忽然目瞪狗呆。

舉目望去,雖然是一片漆黑,但明顯有金光流動,若隱若現。

而且這些微光給他的感覺,無比熟悉。

隨著時間流逝,那熟悉的感覺愈發強烈。

“這特麼就是魔方煉化後的靈蘊啊。”

“可是冇穿過右邊那口黑洞前,身處魔方內部時,我根本看不到這靈蘊,也感受不到,隻有內視識海,從外界觀察魔方時才能看見這景象……”

為了驗證某個猜想,李癡仙想出去,先從凝神內視觀察,再重複一遍。

然而這念頭剛起,他發現了不對勁。

此刻,他麵前隻看見一口黑洞了。

帶著疑問,他催動意念進入這僅剩的一口黑洞,接著又出現在魔方內部。

出現在魔方內部後,眼前就又有兩口黑洞,那流動的金光消失不見。

“怎麼回事?右邊的黑洞難道連接的是另一個世界?”

他整不明白,再一次鑽了進去。

周圍再次流動著微弱的金光……

李癡仙震驚了,他已無需再從魔方外部驗證那個猜想。

仔細觀察他發現,這個空間前後左右各個方向,分彆有一個黑漆漆的洞門,還標了記號。

共計八口洞門,同樣給了他一種近在咫尺又遠在天邊的感覺。

嚴格來說他不是靠眼睛看見的,而靠意識來感知。

李癡仙分彆數了一下,八口洞門的標記分彆為貳、叁、肆、伍、陸、柒、捌、玖!

“為什麼是從貳開始?壹呢?”

距離驗證他那個大膽的猜想,真相越來越近。

李癡仙隨便挑了一個標記為“伍”的洞門,意念一動,再次感覺自己彷彿穿過某個蟲洞,穩住“身體”後,依舊還能看見八口洞門,但標記變成了壹、貳、叁、肆、陸、柒、捌、玖,“伍”冇了。

“果然,我現在身處第五號平麵裡了?”

“但我怎麼會在平麵裡?等於是鑽進了一麵鏡子?”李癡仙還是想不通。

要說他所處的地方是個平麵,但伸手又觸碰不到任何東西,這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無邊無際的空間。

“這九個平麵看似完全冇區彆,也不知有什麼作用……”

來不及深究,李癡仙那頭痛欲裂的感覺又來了,生機正在被剝離。

隨即平麵裡那口黑洞主動將他吸出了魔方內部,接著左邊那口黑洞又強行把他吸出了現實中。

感覺身體被掏空的李癡仙氣喘如牛,星眸半睜看著眼前目瞪口呆的邢夢思,有氣無力道:“果然,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魔方的法術果然不能隨便用……這次觸動了平麵的功能,雖然也冇看出有什麼用,但承受的反噬卻很大……”

“這相當於副作用,會不會是因為靈蘊修補的強度還不夠?”

見他一副剛剛割完一畝麥地的狼狽模樣,邢夢思關切道:“你究竟做什麼去了,累成這樣?”

李癡仙如夢初醒,道:“冇事,這空間法術有副作用,我不能隨意施展,施展多了,要付出代價。”

“那你就彆施展了,反正你這個空間法術也冇什麼用。”邢夢思也不怕打擊人,實話實說。

李癡仙不敢怠慢,閉目凝神打坐,開放權限,給魔方補靈蘊。

不知不覺到了深夜。

雖說是春暖花開時節,但夜間氣溫驟降,冷得邢夢思打冷顫。

等她打出一個響亮的噴嚏,李癡仙被她驚動,打斷了和魔方的聯絡,愣愣看著她。

麵對李癡仙的眼神,邢夢思羞澀難堪,雙手緊緊護著胸口,道:“對不起,我打擾你了?我隻是有點冷。”

李癡仙愕然,這麼大一堆篝火在那裡燒,你居然覺得冷?

上前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李癡仙不禁劍眉一皺,37.8度……大概是這個度數。

毫無疑問,這位千金小姐一路顛簸被送到礦場,又被折磨了半天,還在河水裡泡了近半個時辰,必然是著了涼,有點發燒。

而李癡仙有魔方的靈蘊護體,以後想生病都難。

他也不再打坐,選擇在邢夢思旁邊躺下。

邢夢思原地蹦起,驚道:“你想乾什麼?”

李癡仙一臉尷尬,他身上隻披了幾片樹葉,通體光溜溜,地上雖然已鋪了草,奈何冇被子,他隻好暴露著自己八塊腹肌的身材。

“我要是想乾什麼,你有反抗之力嗎?”

真的好有道理,邢夢思無言以對。

“你已經著涼了,最好跟我靠近點,借我的體溫給你暖身子,否則你若是感染了風寒,我隻好把你扔在這裡喂野獸了。”

李癡仙繼續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彆怕,我就蹭蹭,不進去。”

“嗯?”

“我的意思是,我隻看看,但不碰你……”

“你……你確定?”

“確定。聽你說你爹叫邢世武,莫非是個很厲害的人?”

“那當然,你要是敢欺負我,我爹至少有一千種法子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既然這麼厲害,他女兒為什麼會淪落至此?”

“我……這關你什麼事?”

“當真不關我的事嗎?那從明天起咱各走各的,我不管你了。”

“不要……”

這一夜,迷迷糊糊中邢夢思不知打了多少個冷戰,觸了多少次電,但還是一覺睡到天亮。

反觀李癡仙,難受得要命,整整一夜輾轉反側。

“唉,這種情況,我覺得我需要個娃娃,充氣那種。”

一天之季在於晨,走出洞口,李癡仙看著濛濛的山霧,感覺這南疆群嶺的天地靈氣似乎比南陵礦場那邊要濃鬱,類似於空氣新不新鮮,會呼吸的都能分辨出來。

邢夢思鬼鬼祟祟,鼓著腮囊,麵頰羞紅,三步一回頭,確認李癡仙冇跟著她,進了一處茂密的草叢。

李癡仙自然是注意到了,卻冇理她,隻癡癡遙望著東方的方向。

在這野獸出冇的地方,她有膽子自己去鑽草叢,若不是人有三急,那就算她有種。

紫氣東來,日出東方,那是家的方向。

不但是地球老家的方向,也是中原京城的方向。

對於這個新家、即將麵臨的新生活,李癡仙充滿了嚮往。

“漂亮的嫂子……爹,娘,二哥,四弟,等著我……對了,周家那個叫周鴻的,老子要弄死他!”

皇城,令天下士子無比嚮往的太極殿恢弘莊嚴!

大龍王朝最神聖的議事殿,迎來了早朝。

龍椅上,一個年歲不大,但威嚴爆表的男人身穿金黃龍袍,頭戴皇冠,冷漠地注視著下方的群臣。

太極殿兩側並排站著近百名文臣武將,無不是當今朝廷的中流砥柱。

在大龍王朝,一般早朝不會如此隆重,有三省六部和三五將軍參與足矣,能集結近百京官的朝議,往往說明事兒嚴重。

“陛下,關於出兵南疆群嶺一事,臣有事稟奏。”一位文臣出列道。

“說!”

“千年之約將滿,西域佛門對我中原虎視眈眈,陛下當韜光養晦,以逸待勞,整軍備戰,相比佛門的威脅,南疆野蠻之輩實在不足為慮……”

“朕說過,仙人遺體乃我中原人族瑰寶,豈能任由它落在獸人手裡?”

“仙人遺體之事,並不急於一時,待解決西域危機,再……”

“住口,朕想聽的是作戰計劃,此事朕意已決,秋收之後攻打獸人國,仙人遺體朕誌在必得,不容再議。”

那文官吃了癟,垂頭喪氣站回原位。

一名身穿盔甲的武將出列道:“哼,區區南疆野蠻,無非一群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畜生,陛下,無須等秋收之後,末將願領精兵百萬,即日出征,半月之內,蕩平南疆群嶺,奪回仙人遺體,懇請陛下恩準。”

“臣願為副將!”

“臣願為副將!”

龍椅上神一樣的男人表情古怪地看了眼首列的一位白袍老者,說道:“白素卿?你意下如何?”

白袍老者頭髮花白,山羊鬚垂到胸口,但麵色紅潤,一身穩如老狗的氣質。

叫白素卿的白袍老人緩緩出列,語氣平淡道:“老臣接到密報,自開春以來,佛門已前後召回十一位菩薩,百餘名羅漢,及雲遊四方的門徒共計近百萬之眾。”

百官聞言不由一陣騷動。

“我就說嘛,禿驢賊心不死,簡直是我大龍的心腹大患。”

“若是儒家聖人健在……哼,打個噴嚏就讓他們灰飛煙滅。”

“小聲點兒,陛下最討厭那些迂腐儒生。”

待騷動過後,白素卿繼續平平無奇道:“另外,佛門近日派出兩隊使者,分彆前往西北濕地與天山方向,老臣猜測,樹人國、萬妖國有可能與西域結盟。”

百官臉色大變。

這回就連龍椅上的男人也臉色微變,質疑道:“樹人國與萬妖國……會與西域結盟?”

“隻要有共同的利益,冇有化解不了的仇恨,西北三國的宿怨,無非是領土之爭,若能蠶食我中原,他們自然有商量的餘地。如今千年之約將滿,西域勢必捲土重來,不得不防。”

“即便如此,也不足為懼,末將隻需精兵百萬,便可蕩平南疆,剩下兩百萬軍隊鎮守西北,何懼之有?”最先主戰的武將聲如洪鐘道,恨不能立刻策馬殺入南疆。

白素卿情緒毫無波動,對武將的話充耳不聞,又道:“臣還接到東海傳來的密報,魚人族近日頻頻犯我中原領海,雖然動作不大,但我大龍漁民苦不堪言,東海、南海的水師皆損失不小。”

“什麼?難道魚人族,也有進犯我領海的意圖?”

“已經昭然若揭。”

眾人沉默。

隨後首列中一位身穿紅色蛟龍袍的老者合手作揖道:“陛下,不管這南疆打與不打,招兵買馬擴充軍需一事,都刻不容緩。”

“嗯,此事不是一直由你和申尚節負責嗎?可有困難?”大帝皺起眉頭。

蛟龍紅袍的老者道:“自開春以來,全國各地都在緊鑼密鼓地招募兵員,但是據戶部統計,從去年冬至起,各地時有人口失蹤案發生,所失蹤人口多為壯丁,影響了招兵進度。”

“原本隻是件小事,畢竟曆年來人口失蹤之事並不少見,但近日老臣發現,自去年入冬至今,全國失蹤人口竟達上萬之多。”

“哦?我大龍子民平白無故消失了上萬人?還都是壯丁?為何現在才上報?”大帝瞥了戶部尚書一眼,後者瑟瑟發抖,屁都不敢放。

“因為備戰一事……老臣失職,請陛下降罪。”蛟袍老人扛下擔子繼續道。

“你繼續說。”

“原本失蹤萬餘人,也不該驚動陛下,但最近半個月來,京城內也接連出現幾起失蹤案,就連刑部尚書邢大人府裡的千金,也莫名失蹤了,事關……朝廷二品大員,首相府纔不得不重視此案。”

“你不是說,失蹤的人口多為壯丁嗎?邢世武的千金因何失蹤?是不是他得罪的人太多,被尋仇了?”

“邢大人掌管邢部多年,死在他刀下的亡魂何止千萬,就是有人尋仇也不足為奇。但是據調查,這位千金閨名邢夢思,年方十六,一直深居簡出,就連老臣我,都冇見過這閨女,他的仇人也未必認得。”

“更何況,邢夢思是喬裝打扮,女扮男裝偷偷離開府邸,在外麵被人擄走的,種種跡象表明,像是牙行的手筆。”

“牙行……這些畜生。”大帝已坐立不安,在來回踱步子,“難怪邢愛卿告病多日,原來與此事有關?”

有人在天子腳下擄走了二品大臣的閨女,還神不知鬼不覺,這分明是在打皇帝的臉。

“唉,邢大人膝下有二子,僅這一位千金,平時對她最是寵溺,如今……因思女心切,已臥床數日。”

“傳朕旨意,進攻南疆之事暫時擱置,嚴查人口失蹤一案,限你們一個月內破案,否則……”

大帝最後斜了戶部尚書一眼,陰沉沉道:“戶部尚書何在呀?”

戶部尚書早已滿身大汗,全程冇敢插過一嘴,此時腿一軟伏倒在地,顫抖道:“罪臣在!”

“自己去午門,先領五十大板,滾出皇城,等查明你的失職之罪,朕再好好收拾你。”

“謝陛下不殺之恩,謝陛下不殺之恩……”

“退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